您好,欢迎进入西安某某测绘有限公司官网!

|

栏目导航
厦门股票配资公司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9-68973358
丰富的工程案例,
众多的合作客户,
精良的仪器设备,
细致的周到服务,
欢迎朋友们光临惠顾!
地址: 西安市碑林区长胜街58号
贝壳找房10亿借贷是怎么回事最新消息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9-08-13

  商场如战场,为了维护公司的利益,除了战术上的贴身肉搏,高层之间针尖对麦芒的口水战也在所难免。在微信成为必备的交流工具之时,大佬们直接朋友圈中留言互怼成为战事中的一大看点。7月27日,我爱我家副集团总裁胡景晖,与贝壳找房CMO宋琦之间的互怼,再次将贝壳找房的商业模式推向风口浪尖。以下为您介绍贝壳找房10亿借贷最新消息

  与6月12日链家董事长左晖与58同城CEO朋友圈中较为隐晦的“看天象”互怼不同的是,这次胡景晖与宋琦的互怼则直接成为一场“骂战”:一个指责对方利用投放巨额广告的便宜删稿,一个指责对方承认发黑稿。不过两人“对战”的朋友圈已被删除。

  争来吵去,背后都是利益使然。拥有广阔前景的房产交易行业从来不缺战事,从来都是1V n的戏码。此次链家从“自营”到“平台化”发展,全力打造贝壳找房,被指触碰了同是平台58系的奶酪,挤压了其他中介的生存空间。因此有了58系联合其他中介及开发商对抗贝壳找房这一战役,此次胡景晖与宋琦朋友圈中的“对战”只是战役中弹出水面的一朵“浪花”。

  7月27日,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在朋友圈中转发了一篇文章《贝壳员工不堪重负微博求援 虚假繁荣背后商业模式引人深思》,文章指出多名贝壳找房员工在社交平台爆料,因APP下载量不理想,链家某些地区公司要求员工每人每天完成100个下载量的任务,并计入员工考核。为了完成公司指标,员工们想尽办法发动身边亲朋好友,甚至向网友有偿求助。

  不久后,胡景晖发现文章被删除,于是在下面评论,直接点名贝壳找房CMO宋琦,“你以为删了就是你的价值吗?你帮了左晖一个大大的倒忙。别说你就职过联想了,联想的江河日下就是一个很好的比喻。老左还顾了你,真有眼光啊……我早就知道你会删,故意让你删,你果然删了……”

  删稿确有其事,百度搜索这篇文章,转载的也都显示404。没多久,被点名的贝壳找房CMO宋琦出来应战,直接回评了上百字,指出当时因讨论如何抵制58,通过对方微信好友申请,并表示对方出招挺狠,“跟您比起来,我们简单幼稚的有点不可思议。”

  自从58集团在6月12日召开了一场桃园结义的“真房源誓师大会”之后,贝壳找房与58、我爱我家的过招就没停过。线下双方各自拉来同行结盟,贝壳找房从公寓切入,已与众多公寓方达成合作;喊出“100年不自营”的58集团,以10亿元真金白银入股我爱我家,巩固联盟友谊;线上,双方的舆论战你来我往,58系战壕这边,我爱我家是线上主力,贝壳找房一直都是自我品牌推广、自我称赞,偶尔点下对方软肋,算得上“温文尔雅”,直到这次的迎面相对,线上舆论战进入较“燃”状态。

  文章《贝壳员工不堪重负微博求援 虚假繁荣背后商业模式引人深思》提到,链家给业务员划定了每人每天100个下载量的任务,考核结束后再让其卸载软件。并提出疑问,如此这般是贝壳找房目前营收完全没办法应付大手笔花销,不得已只能依靠营造虚假繁荣的假象,获取下一轮融资?

  贝壳找房自诞生以来,一直火力全开,势如猛虎。2月底上线月铺天盖地流量小生代言的广告,7月以1.65亿元投放世界杯广告……不过短期内,贝壳找房是不缺钱的。文章《血战二手房市场,链家能否凭贝壳找房突出重围》指出,“2017年,链家自有资金余额维持在80亿元至120亿元之间。今年2月,链家在天津银行存款超过15亿人民币,短期内贝壳输血不用愁。”这也是链家在这场战役中的优势。

  大手笔的营销,让贝壳找房品牌度迅速提升。截至目前,贝壳找房在App Store生活类免费榜单中已位居第一。同时,在总榜免费榜单中排行中跻身前三,且是前10中唯一入榜的房产服务类APP。但贝壳找房的目标是到2018年年底,APP的流量要做到全行业第一,超越安居客。

  骂战的背后,还是利益的纠葛。贝壳找房模式的侵略性与成长的生猛,让同行备受威胁。

  不同于链家网的直营,贝壳找房定位为平台,主攻领域有二手房买卖、租房、新房销售、海外、装修和社区服务等。它以共享真实房源信息与链家管理模式为号召,吸引经纪人与经纪公司入驻。链家、自如都将是其品牌之一。

  如何去攻城略地?文章《从链家到贝壳,左晖的野心与恐惧》提到,在接受真房源和ACN(Agent Cooperate Network)的前提下,一个城市中业绩排名前三的经纪公司会成为贝壳找房笼络对象。而如果一个城市里都没有符合标准的公司,贝壳会考虑输出自己人。比如让内部经纪人脱离出去,链家给予资金支持,去扶植品牌经纪人落地。

  《6个层面分析贝壳找房APP》对其商业模式进行了分析:贝壳相当于一个B2B平台,平台给商家带来流量、促进成交,以成交和服务进行收费。如提供VR房源服务,数据信息(楼盘字典)服务,链家系统的操作系统等等。区别于之前一单到底,谁负责成交谁拿到所有钱的模式,ACN是提供房源,带看,成交等不同环节都各自能拿到回报。

  其实平台化被行业广泛认可,但贝壳找房引发集体讨伐,是因为它被指责为“既当裁判员,又当运动员”。对比其他行业的平台亦可看出,比如Uber没有自己的出租车,Airbnb没有一间房,美团与饿了么也没有买下任何一家餐厅。

  对外有侵略性,对内是否能服众?链家三分之二的高管都被抽调到贝壳找房。文章《辛苦半年,贝壳找房做错了什么?》认为,贝壳找房把流量给别人,链家经纪人老战友们答应不答应?做流量下沉,58、安居客、搜房们答应不答应?这篇文章还提到,于消费者而言,最直接的利好便是实惠,而贝壳找房目前并未看到。另一层面,链家快速扩张的背后是高中介费的支持,“现在一有监管二有资本施压,砍自己中介费这一刀何其难。

  但在链家高层看来,成立贝壳找房是具有前瞻性的自我防卫。文章《从链家到贝壳,左晖的野心与恐惧》提到,对链家来说,新平台贝壳既是应对未来对手的防御之举,也是一场合纵连横的实用主义,背后隐藏着延伸公司触角和重塑行业规则的野心,链家希望自己才是制定规则并且输出规则的那一方。

  “如果房产中介行业一直贴身肉搏,口碑为负,作为行业里最大的品牌商,最先受伤害的可能也是链家自己。我们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些(伤害),(做贝壳)是从方方面面的压力出发所做的决定。”左晖如是说。

  但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如果链家真的把线下和线上(贝壳找房)全面打通的话,则意味着其他中介企业的生存空间被挤压。